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牛人 | 汝志刚:15天瘦25斤、脚踝肿半年的极限沙漠穿越

2023-05-16 06:35:43 111

摘要:探险家小传汝志刚在2016年徒步穿越了“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2016年登顶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5895米)2019年5月22日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2019年赴罗布泊无人区,参观了楼兰古城、小河墓地、米兰遗址等著名的考古遗址2020年的5...

探险家小传

汝志刚

在2016年徒步穿越了“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

2016年登顶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5895米)

2019年5月22日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

2019年赴罗布泊无人区,参观了楼兰古城、小河墓地、米兰遗址等著名的考古遗址

2020年的5月28日从珠峰北坡成功登顶

2020年9月,获得“国家健将”称号

2020年10月,获得“河南省文旅推广使者”称号

2021年5月19日当选“中国当代徐霞客”

著有《我的珠峰攀登》《行走在新疆》等书

和很多当下的年轻人一样,生活中的汝志刚会受到选择恐惧症的困扰。但说到探险,他却常会有兴起时“一拍脑门”的决定。

去攀珠峰,他只思考了5分钟,定金一交就OK。选择单人徒步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也是一个偶然的决定。

01

“穿越个沙漠,问题不大“

2016年,汝志刚登顶乞力马扎罗峰,刚从非洲回来的他就闲不住了。

那是10月中旬的一天,他躺在床上盘算着下一步要去哪里:去喀纳斯?可是黄叶可能都掉落了;去新疆?这时候已经有点冷了。

▲总会在思考下一站在哪儿

汝志刚稍微纠结了一下,因自己实在是太喜欢新疆了,便还是把目的地选在了那里。打开地图,他第一眼就看到的就是塔克拉玛干沙漠。

“它有将近三个朝鲜那么大,当时我就决定,要不就去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吧!”

而此时的他从未有过长距离徒步的经历。

除了探险者、旅行家,汝志刚还有个身份——狂热的足球迷。他喜欢巴萨,喜欢梅西,也是和足球的这段缘,给他打下了基础。

虽然是徒步小白,但汝志刚的身体素质和体能非常好。大学时他是校足球队队员,还经常代表安徽省出去比赛。这段运动员的经历,锻炼了他超强的体力,也磨练了他坚强的意志以及面对困难时的信心,或者可以说是“盲目”的信心。

“我觉得去穿越一个沙漠应该问题不大,从来没想过我能力上会有什么搞不定的。”

02

“这人,该不会是来盗墓的吧?”

第二天汝志刚就飞往和田,到实地进行一些考察,好做足准备。

首先是要获得相关部门的批准。可无论是公安局、旅游局还是森林派出所,汝志刚都碰了壁。

“你为什么要去穿越?”

“我就是想去,仅此而已。”

这样的理由没有任何说服力,毫无疑问,也没有一个部门会给他盖章。

“人家一看,你就一个人,连辆车都没有,怎么穿越?你去干嘛的?沙漠里有很多古国遗址,人家还怀疑你是不是去盗墓的呢。”

没辙,汝志刚只能是“曲线救国”。他找到了当地的一个乡长,告明来意后,乡长觉得他不是什么坏人,而且还能出钱聘请驼工、找当地人购买生活物资等等,带来了经济收益。这么一合计,不仅给开了证明,还给找了个会说汉语的维族司机。

拿到了通行证,汝志刚正式开始准备物资,包括GPS、卫星电话等等,他还专门去请教了新疆农业大学的一位教授,询问了一些沙漠中潜在危险的问题。

沙漠有狼,但个头不大,不会造成人身危险。

徒步是在11月份,没有沙尘暴。

一般来讲,塔克拉玛干沙漠不存在流沙。

虽然是一拍脑门的决定,但在实践中汝志刚都是慎之又慎,打消一切疑问和顾虑后,才会去实施。

03

15天徒步480公里,瘦了25斤、脚踝肿半年

塔克拉玛干沙漠南北直线距离将近400公里,但实际要走的距离其实更长——在穿越沙漠腹地的过程中,如遇到高大沙丘,骆驼不能负重爬行,只能选择绕行。

实际徒步距离约480公里,汝志刚用15天时间完成穿越。算下来,平均每日要走30多公里,最后一天足足走了40多公里!

“15天我瘦了25斤,出来之后脚踝肿了整整半年。人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况,无论多累,都没有过。”汝志刚感慨,“这对一个探险者来说,可能是极限 。”

沙漠广阔无边,但目光所及之处,几乎都是单调的黄色,日复一日就是行走、行走……听起来乏味,汝志刚却乐在其中。

同行有两位维族向导,他们不会讲汉语,跟汝志刚也没有太多交流,但在沙漠中无论做什么都是三个人一起,汝志刚能够深切的能感受到来自他们的关心和关怀。

他们偶尔也会互相开开玩笑,比如指路时,故意指向相反的方向,语言不通,就全靠肢体一通比划,然后三个人一起哈哈大笑。

年轻一些的向导,主要承担体力活,帮忙搬运东西、照料驼队。另一个50多岁的大叔,经验非常丰富,负责勘察路线、带队,可以说是人形GPS。

“碰到高大沙丘的时候,我们必须绕行。他带着绕来绕去,走了十几公里,再把GPS拿出来一看,你会发现这跟他绕的方向是完全一致的。”

佩服归佩服,汝志刚还是强调,经验很重要,可沙漠中不能光凭经验,更多时候还是以GPS为主。

04

以天为盖地为庐的“冰火两重天”

还有一件好玩的事儿,就是睡觉。

常人认知里的新疆,日照时间长,很多地方是九点半、十点天才黑,但沙漠里不一样。在11月份七点半天就已经黑了,因此安营扎寨的时间选择就尤为重要。

除了时间,也要看附近有没有可以生火的红柳。在合适的时间点,如果发现红柳摊的话,就会决定停下。

休息时,会先挖两个坑,一个用来煮饭,另一个里放着胡杨或红柳。这些植物烧得通红后,把它敲碎、敲平后填埋上一层沙子,再铺一些防潮垫子、被子,这样“床”就算是铺好了。

“我们躺在被子里面,上面是没有帐篷的,直接就可以看着星空。”

11月的沙漠,白天温度在4-5℃,到了晚上就只有零下4-5℃。在这样的条件下睡觉,会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受。

“前半夜还好,身子底下比较凉。到了后半夜热气从沙子上面渗透过来时,就会非常烫,有时候人都能被烫醒了。虽然被窝里面烫,但脸上没有任何遮挡物,胡子上全是冰碴。非常有意思。”

这个过程,汝志刚也有反思。

在他出发前,新疆农业大学的教授曾担心人类会对沙漠生态造成破坏,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红柳。一些红柳虽然已经枯死,但有手腕那么粗,可能是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烧掉了,就真的再也没有了。

但人在沙漠,身不由己。沙漠腹地是没有胡杨树的,能生火的只有红柳,汝志刚有纠结,也只能是尽可能去平衡,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05

10天没水喝,负重两百斤行走,你敢想吗?

徒步过程中,也会时常遇到一些沙漠中的野生动物。比如一些小鸟、黄羊,还有狼。沙漠狼个头比较小,有一次已经来到离营地非常近的地方,结果向导大叔喊了几声,就把它吓跑了。

最常陪伴的,自然还是骆驼。

汝志刚进入沙漠前的准备是非常充分的,必备的生活物资,包括方便面、水果、大白菜等等食物,还杀了一只羊带上,此外还有水,带了非常多的水。这些物资,都是要由骆驼驮着。

他们曾在沙漠里给骆驼挖水,但是盐碱性太高,骆驼尝了一口就不喝了。汝志刚觉得,我们带了那么多水,骆驼这么驮着也累,就建议把人类的饮用水分一些给它们,但向导坚决不同意。

就这样,骆驼每天驮着一两百斤的东西,7天没喝过水,还得继续上路。直到第10天,才挖到能饮用的水。

亲眼见识过,才知道骆驼的负重能力有多强,才知道它们为什么叫“沙漠之舟”。

有一种传言说骆驼的口水有毒,汝志刚在此辟谣:“他们不开心或者耍小脾气不想驮东西的时候,就会跟你较劲,抬头喷你一脸。虽然没喷到我,但是我亲眼见到过,这只是它表达不满的一种方式。”

相比口水,更应该警惕骆驼踢人,如果在它后面,被它的后蹄踹中膝盖,这人可能就废掉了。

摸清了骆驼的习性,每天也会留一些放风的时间,卸下物资,让它们自由自在去溜达溜达。不用担心骆驼会逃跑,它们也怕找不到水,同样指望着人给喂水喝。

06

“穿越”回千年前的西域古国

汝志刚对沙漠的向往,有很大的因素是来自他对古文明的热衷。

古丝绸之路途经这里,东边就是罗布泊,楼兰古城、小河墓地等遗址都位于那里。

置身于此,他仿佛产生了一种“穿越感”。

看着眼前的这片黄沙,他脑海中却是几千年前的西域古国,幻想着当时人类的生活场景。

耳边不时的鸣响,甚至会让他觉得这是来自2000年前公鸡打鸣的回声。

“我时刻都能把古代的文明跟我当时的个人感受结合在一块,然后去联想,去幻想,这是个非常奇幻、非常浪漫的一段旅程。”

可惜的是,汝志刚这次并没有走进向往的尼雅遗址,去亲身感受西域文明留下的遗存。

▲2019年他深入罗布泊,探访楼兰古城(上)、小河墓地(下)

曾经有个新疆的一位探险家起初不敢相信汝志刚完成徒步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他说很多人有过这个规划,但就是因为想得太多,都没有进行。

而汝志刚恰恰是因为没想那么多,才迈出了这一步。

但回头看,他也是因为没想那么多,当时还不了解考古遗址的具体情况,让他留下了这个遗憾。

有村民告诉汝志刚,他是第一个完成南北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人。汝志刚并没有很在意,也不打算去考证。

在汝志刚看来,没有人比村民更了解这里,也没有人比他们的认证更权威,对他而言这样的褒奖足够了。

比起数字上的第一、第二,他更看重的是自己努力去追寻梦想的过程。

生命因梦想而伟大。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